当前位置:首页 > 玩乐 > 旅游 > 正文
1

大理可以去到任何地方

  

  (大理的田野)

  大理可以去到任何地方,我是说,哀牢山以西那些一条条山脉和一条条大江的所谓横断山区。

  横断山脉是南北走向,三江并流的南北,大抵都是大理的势力范围。你在昌都可以看见大理人的银饰店,在西双版纳也可以看到大理人的白族餐馆。那个在西双版纳习得树之秘密的杨丽萍,到底还是大理人,并且回到了洱海边。

  尽管大理的经济或许并不如滇东的玉溪、曲靖和红河,但身为一个云南人,你很难否认,于文化的地位来说,大理就是云南最重要的地方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重要过昆明——昆明毕竟已经彻底地从古代的彝族平原,变成了一个下江汉人重塑的城市。大理不是,在洱海边,苍山下和鸡足山上,古老的佛教教派和无处不在的本主崇拜,每天都在使用的白语,观音庙和夹杂其间的清真寺,会让你想到这片土地上久远的南诏、大理甚至是杜文秀的伊斯兰政权的故事。

  大理与中土的爱怨往来实在是太久远了,于是它自己本身就变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,却又被中华文化深深影响的次生文明。然而它离那些无边无际的大山又是那么近,我总怀疑,大理一直就应该是一个渡口,那些古代无数受不了文明礼教和封建约束的人,就是从这里奔向西藏与缅甸平原之间那些纵横的峰峦上,一直到二战以前,大理以西,直到阿萨姆的山地,还被人称为“野人山”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我也是一个来自“野人山”的人。在我们的丛林里,猎物和收获曾经都是见者有份的,山神主宰着山林和人类的生与死,猎头祭祀一直到1958年才结束。汉地的文明通过很多大理人传到我们身上,用他们那非常明显的白族口音。于是关于文明教化,我们得到了一点点的大理色彩,譬如早餐的饵丝,和炸得香甜可口的乳扇:这是大理处在农耕文明和游牧蛮族之间的一个奇妙的交集产品。

  毕竟大理是如此之大,它的灵魂势力范围,远远超过了“大理州”这个行政范围。怒江的兰坪是最典型的例子。这个澜沧江边白族世居的地方,只因为曾经是怒江峡谷唯一的运输通道,就在成立怒江州的时候被划了过去。在今天,当你去到如化石般的碧罗雪山上的知子罗,看到那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像幽魂一样矗立着。那就是当年大理的物质,翻越碧罗雪山抵达怒江的分销站。

  如今这座废弃的县城。最像样的建筑,也带有鲜明的大理烙印。小城入口的“八角楼”建于1986年,当时是特地从大理请来工匠做的颇具民族特色的图书馆,还没来得及放进一本书县治就被撤销,成了一个仿佛是空心的巨大宝塔。

  在马帮往来的繁盛期间,怒江到大理的茶盐古道上随时有很多捂好的火塘,行人推开碳灰即可生火。然而在1962年怒江公路通车后,昔日的大道便失去了其交通运输的主要地位,到今天已经完全湮灭,碳火熄灭,人群离散,而森林的动物主人们,开始回归了。

  被划出去的大理“故土”,并不只有兰坪县。从怒江首府向东走,老窝乡便是当年从云龙县划出去的。知道了这个事实之后,你大概就不会对老窝盛产上好的火腿感到奇怪。毕竟云龙县有着如今在中国网络世界上鼎鼎大名的诺邓火腿。我一直在怀疑,老窝火腿相对于诺邓火腿的薄盐,是不是因为山路险阻,而导致盐量不得不减少呢?

  从历史渊源来说,大理的“势力范围”应该北至金沙江,南至无量山,西至澜沧江,东至云南驿。属于保山市的永平和昌宁,属于临沧市的凤庆和云县,一百多年前杜文秀的回族武装斗争时,这些地方都风起云涌,席卷甚广,让人想起当年大理国和南诏国的核心范围。今天的大理,是除了昆明之外,唯一一个可以抵达滇西绝大部分边远目的地的城市,反复又恢复了它的荣光地盘。

  南诏和大理还是不同的。我从南边来,总是要经过南诏故城巍山,这里距离洱海边的大理尚有几十公里,在它光泽黯淡,紫气苍茫的城楼之下,嘈杂市井,生老病死,依然主宰着这座7世纪就建城的南诏故都。

  (巍山的城楼)

  这里有和大理一样的蓝天,相似却更为朴拙原生的城楼;占领了大理街道的现代嬉皮们不太喜欢这里,因为这里的原居民是如此之多,举目四望,满满的只有古老的行当和平和的生活。如果你怕了大理城现在汹涌的人潮,巍山城是个不错的替代品。

  在遥远的公元649年,白彝的共同祖先细奴逻率领族人,于巍宝山上耕种繁衍,最终在坝子上建立了蒙舍诏。因地处六诏之南,得了个南诏之名。公元730年,细奴逻雄心勃勃的孙子皮逻阁自称南诏王,开始在巍山建立都城,8年之后,他统一了六诏,从巍山垅圩图城迁都大理太和城,建立了以洱海为中心的一个大王国,南诏王朝一直持续了253年。

  (大理古城的五华楼)

  清朝被称为蒙化的巍山也是杜文秀起事的根据地。在这个至今仍是云南回族聚居地的地方,回民起事的大火熊熊燃烧,一直烧到洱海乃至滇池,并建立了以大理为中心的新政权。

  巍山总是大理的先声,以至于在明朝洪武年间重新建城后,大理城亦以其样板重建。而当巍山坝子在遥远年代建立王国的时候,滇池边的昆明先民还处在蛮荒状态,所以千年后昆明城最有名的诗人于坚面对巍山,忍不住给了它一个“云南的雅典”的称号。

  它也和大理一样,有着上古中华文化的端正雅致。即使是杜文秀建立的伊斯兰政权,亦是以汉文和中华伦理为支撑的。明制的古城,格局仍如一方文印,那些让你恍如隔世的马具店、碑刻店、裁缝铺、补鞋店、中医堂、古董店、冥器铺、杂货店一应俱全,放在八十年前,也该是这些店铺罢。小店主人闲适地坐在草墩上,并不主动招徕客人,但一旦谈起来,都会有老派生意人的周到。

  (巍山乡村集市里的女人)

  (巍山古城里的猫)

  东西南北四条街汇聚的星拱楼是个更生活化的地方。拱顶下的四个通道有各种小吃摊,山民刚挖来的新鲜野菌常常会背来这儿换点零钱,我在这吃过上好的,却只要几十块钱一顿的鸡枞松茸牛肉俱全的午餐。毫不夸张地说,星拱楼就像是巍山的天安门,人们喜欢它,习惯它,在这里交换着日常的新闻与流言。门洞下的墙上照例贴着很多告示和讣告,小城里的大事小事,在这里开始,也在这里终结。

  • 发布时间 : 2016-7-1 15:32:56    来源:网络来源 尼佬
  • 关键字:大理

Top Stories

  • 快时尚服装品牌ZARA 的非互联网

    10月23日,世界首富的头衔曾经短暂易主,西班牙服装集团Inditex的老板阿曼西奥·奥尔特加的身家一度超越比尔·盖茨,成为世界首富。不过,随着股价的变动,奥尔特加在几小时后又将首富头衔交还给了盖茨...

    到底是哪阵风把时尚界的大拿们吹

    图片来源:fashioninkorea.org时尚总在寻找新的经济和文化热土。在过去的一年中,一线时装屋纷纷将目光对准了韩国,更准确的说,是首尔。今年5月,先是老佛爷KarlLagerfeld在首尔举行了Chanel2015-2016度假系列发布...

    2015巴黎高定时装周:倪妮红裙亮

    2015年7月7日讯,巴黎,当地时间7月6日,2015巴黎高定时装周(秋冬):ChristianDior品牌明星观秀。倪妮红裙亮相美艳十足,与美国女星莉莉·索博斯基(LeeleeSobieski)邻座看秀合影;时尚达人陆陆(LuLu)、日被女星...

  • 为颠覆而出众 华硕正式发布Zen A

    12月22日下午,以“为颠覆而出众”主题的华硕ZenAiOPro傲世一体机新品品鉴会在北京阿根廷庄园举行。圣诞到来之际,在弥漫着红酒醉人气息的空气中,科技与艺术相得益彰的全新华硕傲世一体机正式发布,同时...

    丽维家带你厨房漫步 "魅影迷情"

    在前不久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,京东CEO刘强东抛出一个观点:未来五年内的风口将出现在传统行业而非互联网行业,尤其是在快时尚等领域将涌现出更好的高品质中国品牌。这句话被业内人士解读为,放在更大的格局看,其...

    丽维家大讲堂系列之一:当心!让

    一说到装修,很多人头就大了。装修中的猫腻实在太多,用料上以次充好、隐蔽工程的粗制滥造、装修工人素质参差不齐、低报价后变相加价等等。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在装修中会吃哑巴亏,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去了解...

YOU MIGHT ALSO LIKE

大理可以去到任何地方

Detail

是时候重返尼泊尔了,为了依旧幸

Detail

在冰天雪地 去做冬天里最惬意的

Detail